华英证券

泰州网

股票配资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小说:恐怖神龙首发

如烟公主及时喝止了骑兵,楚雨只受了些皮外伤。楚雨想起那个神秘消失的黑胡子老人,越想越觉得这独自逃命的老家伙是个骗子,越想越恨,只是他不知道这个老家伙是如何从戒备森严的皇家骑兵包围中逃走的。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如烟公主的倩影早刻在了楚雨的心里,楚雨如吃了蜜一样甜,带着这样复杂的心情,楚雨回到了南溪村。

  回到南溪村,一进屋,楚原就看到了侄儿身上的伤痕,连忙问了起来。

  楚雨谎称自己摔入了山谷,但是这个理由明显牵强,看着叔父如鹰般犀利的目光,楚雨只好一五一十的将今天在神龙都与王子李腾大战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楚原听完,脸上满是惊讶,又稍带怒容。他没想到自己的侄儿身手这么厉害,更没有想到楚雨的胆子如此的大,连王子也不放在眼里。

  楚雨本以为叔父会骂他一顿,没想到叔父只是瞪着他发呆,脸上一会儿惊讶一会儿发怒,时而叹气又时而握拳,一时也不知道叔父想的什么。

  楚雨关切的问道:“叔父,你没事吧?”

  楚原这才回过神来,望了楚雨叹了口气说道:“孩子,看来你命中注定不能做渔民啊!”

  楚雨一听,心里大喜,连忙将今天黑胡子老头承诺带他入神龙军团的事情说了一遍。

  刚说完,楚原脸色大变:“做神龙骑士?你想得美!你惹了王子李腾,我们还能在这里继续住下去?我说你做不了渔民,意思是我要带你去山里躲避……”

  顿了顿,楚原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样也好,反正你怕水,进了山里,说不定能做个出色的猎人……”

  楚雨心里如泼了一瓢凉水,他并不认为今天与王子李腾结仇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就算李腾找上们来,他楚雨依然可以再次将他打败。

  不过,楚原决心已定,叔侄二人匆匆吃了晚饭,就开始收拾行李,计划明天一早,就离开南溪村。楚雨不敢违拗,只好默默收拾行李。

  是夜,南溪村一片寂静,静得有些可怕。微风吹动窗棂的声音,夜虫的叫声,流水声,这些平时熟悉的声音今晚一点都没有,楚雨恍惚间以为自己被装入了一个密闭的铁桶中一样。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这个生活多年的村庄,楚雨辗转反侧。

  “楚雨,睡不着吧?”

  “是的,叔父,我感觉今晚有些不对劲……”

  “我也感觉到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且不去管它。”

  “是,叔父。”

  “楚雨,我教你一段口诀,你记熟了,就不怕水了……”

  “叔父,我们都要搬入深山做猎人了,以后……可能不会捕鱼了……”

  “反正睡不着,不如学了吧,以后说不定还能用到。”

  “好吧……”

  “听着,蜃本无形,妄吞无垠,区区白雾,血精无情!”

  “叔父,我记住了……”

  “记住就好,睡吧。”

  楚雨默念着口诀,渐渐睡意袭来,渐渐睡着了。梦中,楚雨梦到自己成了一只无助的青蛙,被王子腾丢入了一口大铁锅中煮着,他想逃走,铁锅的四面如城墙一样高,他根本无法逃跑……

  “楚雨,快醒醒!”楚雨被叔父急切的声音惊醒,睁眼一看,刚才哪是梦,二人的屋子,不知何事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快走!”楚原一把将楚雨从床上拉起来,就朝门口冲去,可是刚走两步,一个火球从屋顶上砸下来,正好将门口的房梁砸垮,堵住了二人的去路。

  “叔父!走后门!”楚雨反应很快,二人连忙朝后门走去,可是刚跑两步,又一个火球从天而降,直接将后门的房梁砸垮,后门也被堵住了。

  “这边,楚雨!”楚原连忙拉着楚雨朝窗边跑去,刚跑到窗户边,又一个大火球突然从窗外冲入,正好卡住了二人准备逃生的窗口。

  “叔父,什么情况,这火球好像故意不让我们出去!”楚雨大声问道,此时,整个屋子都烧了起来,噼噼啪啪的响声中,不断有房梁从屋顶坠下,好几次差点砸到了二人身上。

  “天火,这是故意针对我们叔侄的天火!”楚原皱着眉,一边寻找出路,一边说着。

  “一定是李腾搞的鬼!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卑鄙,我出去一定要他的命!”楚雨一掌格开砸向他的着火的木条,一边骂道。

  楚原没有说话,神情越来越凝重,二人在燃烧的房子中左右躲闪,想逃出去,可是火球始终阻止二人出路。此时,房屋已经塌陷了大半,楚雨感觉浑身炽热,如火炉中的烤肉,再出不去,二人就只有死在这里了。

  “楚雨,别跑了!过来!”楚原拉住惊慌的楚雨,二人暂时躲在了墙角。

  “楚雨,告诉我,晚上教你的口诀会了没?”

  “会了,叔父!”

  “背给我听!”楚原的口气如战场上下令的将军,不可违抗。

  楚雨虽然不知道叔父这在紧急关头为何要检验口诀,但是还是背了起来。

  “蜃本无形,妄吞无垠,区区白雾,血精无情!”

  听完口诀,楚原盯着楚雨,就像父亲看着自己最爱的儿子。

  “楚雨,这天火显然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叔侄,我今天可能出不去了。”

  “叔父,一定是李腾,我不怕死,但是死在李腾这卑鄙的手段中我不甘心!”

  楚原摇摇头:“不,楚雨,你不会死。我用天龙击送你出去!”

  楚雨一惊:“叔父,天龙击不是神龙骑士的技能吗?你一个渔民怎么会的?”

  楚原正要回答,突然一根房梁烧断,砸向二人,此时,二人已经无路可逃。楚原连忙抬手放在楚雨背上。楚雨只感觉背后一股强大的力量,带着他猛地飞过燃烧的房子,摔在了外面的水塘里。

  楚雨连忙爬起来,只听“轰隆”一声,回头一看,他们的房子轰然倒塌,飞起一片火花……

  “叔父……”楚雨两眼含泪,大喊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此时,南溪村的呼救声此起彼伏,楚雨这才发现,不止他们一家,南溪村所有的房子都在熊熊燃烧,而南溪村上空,一团团火球在天空忽上忽下,像是死神在巡逻,一旦发现有人从火海中逃逃出来,就毫不犹豫地朝那人冲去,将那些可怜的人在凄厉的号声中烧成灰烬。

  楚雨想去救其他村民,可是天空中那些火球总是落在他的前面,阻止他去救人,楚雨疯狂地大叫着,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熟悉又可爱的乡邻,在火海中丧命。

  大火烧了整整一个晚上,当东边太阳升起的刹那,火球突然消失不见,只剩下烧成灰烬的南溪村,和孤零零的楚雨一人。

  楚雨躺在地上,满身都是黑灰,他脑中一片空白,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待他醒来,他一定会对叔父说:“叔父,我不怕水了,我也不要做神龙骑士了,我一定会成为南溪村最好的渔夫!”

  只是,他的叔父永远也听不到他的话了。

  不久,在天空巡逻的神龙骑士雷龙团发现了南溪村的异样,首领金龙骑士向问天连忙带领神龙骑士降落在了南溪村。

  几个神龙骑士在南溪村的废墟中搜寻了一圈,发现了发呆的楚雨,带至向问天面前,道:“将军,全村人都死在这莫名的大火中,只有这一个孩子生还!”

  向问天心里一颤,他想不到谁敢在大唐国神不知鬼不觉地制造这种惨案,这简直是对大唐帝国的挑衅!

  楚雨见到周围全是神龙骑士,对着向问天大声吼道:“将军,这一定是李腾干的,我昨天杀了他的碧翅马,一定是他报复我……只是连累了这么多无辜的村民……”

  楚雨说着,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向问天一惊:“你就是昨天在神龙都杀死碧翅马的那个孩子!”

  “是,就是我,将军,你一定要杀了李腾,为这些无辜的村民报仇!”

  向问天摇摇头:“孩子,这不是王子做的。你杀了碧翅马,天神震怒,王子刚回皇宫,就被天国女神贾尔斯召往天国受罚!”

  “将军,你在骗我?”

  “哼!我金龙骑士岂会骗你这个小孩!”

  楚雨满是怀疑:“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召唤天火?”

  向问天摇摇头:“这种人多呢。我们大唐的死敌黑魔国,周围那些叛乱的部落,都有这个本事,我们需要调查。”

  末了,向问天给楚雨留下了一些食物,带着神龙骑士们飞到半空要离开。

  突然,向问天骑着自己的金甲巨龙从天而降,问道:“孩子,你能杀碧翅马,有这等本事,想不想做神龙骑士?”

  楚雨此时不知何去何从,望了向问天一眼,道:“将军!我想!”

  话音一落,金甲巨龙前爪抓来,轻轻拧起楚雨,如抓一只小鸟,放在了自己的背上。

  楚雨站上了高高的龙背,毫无畏惧,让向问天啧啧称奇。金龙尾巴横扫,卷起一阵灰尘,呼啸一声就飞入半空。


更多精彩:
http://www.hengtaipharm.com

泰州资讯 中国 国际 军事 社会 言论 图片 财经 科技 娱乐 体育 女人 汽车 教育 报纸 佛教 访谈